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十年四度冲击IPO未果 西凤酒上市扑朔迷离

摘要: 一场开播了十年的剧目,悄然落下了帷幕。近日,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凤酒”)公布的股东名单,公司持股15%的第二大股东悄然变更,由绵阳科技城产业投资基金(以下简称“绵阳基金”)变为陕西地电股权

十年四度冲击IPO未果 西凤酒上市扑朔迷离


一场开播了十年的剧目,悄然落下了帷幕。


近日,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凤酒”)公布的股东名单,公司持股15%的第二大股东悄然变更,由绵阳科技城产业投资基金(以下简称“绵阳基金”)变为陕西地电股权投资有限公司。


值得关注的是,绵阳基金由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产投”)执行,已布局西凤酒十年之久。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十年间西凤酒四度冲击IPO均告失败。


做为老牌四大名酒中唯一尚未上市的酒企,西凤酒的资本价值不容小觑。尽管业界都想看到四大名酒A股“三缺一”的局面尽快终结,但随着中信产投的悄然退出,西凤酒上市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十年上市路漫漫


2009年至2010年,为了登陆资本市场,西凤酒启动了改制重组,先后两次增资扩股。在海航入股西凤酒失败后,中信产投看到了进入名酒西凤的曙光。


2010年5月11日,中信产投以3.6亿元持股15%,坐稳了西凤酒第二大股东的交椅。这次中信的入主被给予了众望——让西凤酒成功上市,由此中信证券成为西凤酒的上市保荐机构。


经过2年短暂运作后,2012年准备上市的西凤酒却被媒体曝出2010年财务业绩造假,“经审计,公司2010年实现营业收入156490万元,但企业累计亏损超过4.2亿元”,西凤酒不得不中断首次IPO计划。


2016年3月,经过长达6年精心筹备,在中信产投助推下,西凤酒第二次计划上市,并首次公布了招股说明书。招股说明书显示,2012年-2014年,西凤酒营收分别为32.47亿、36.75亿和33.2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35亿、2.56亿元和1.68亿元。


在此期间,西凤酒品牌经销商收入占比逐渐下滑,分别是78.11%、74.93%和66.50%,这削弱了西凤酒品牌经销商的强势,同时也直接影响了西凤酒营收和净利业绩。为此,西凤酒再次折戟于上市的路上。


2017年,西凤酒更新招股说明书企图第三次冲击IPO,然而负面消息接踵而至,西凤酒原总经理张锁祥、原副总经理高波因贪污、行贿等被判刑,经销商郝海录、丁济民通过行贿获得原始股被判刑。


2018年5月,西凤酒再度更新了招股说明书,然而仅差临门一脚时,西凤酒被爆出一款产品疑似塑化剂超标,在审核首发上会前一天撤回了申请材料,第四次折戟。这也是迄今为止西凤酒距离A股最近的一次。


十年“联姻”,西凤酒四度冲击IPO均以失败告终。如今,四大老牌名酒中,贵州茅台泸州老窖山西汾酒皆已上市,唯剩西凤酒还在上市之路上徘徊。

 

资本饮酒是为利


有业内人士指出,西凤酒资本化的挚肘主要来自内部,它是业内唯一靠经销商开发品牌,反向拉动业绩提升的企业,由于包销产品的过度成功,导致酒企话语权旁落,经销商对于品牌的掌控权凌驾于酒企之上,即使是强势的外来资本如中信系,也少有发挥余地。


以西凤酒的两款主要产品六年陈酿和十五年陈酿为例,在2000年,西凤酒与经销商王延安达成合作,由西凤酒负责生产灌装,后者负责产品的渠道开发和运营。此后十多年间,王延安借助陕西烟草的渠道,迅速打开了全省市场。这两款产品业绩也连续增长,最高年销近20亿元,但与西凤酒结算价格仅为50%左右,利润大头归经销商所有,西凤酒只赚到了酒水生产费用。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中信产投对西凤酒改造的失败,核心问题是品牌、产品、团队、管理机制均没能建立起来,没能系统地去解决问题,没有在西凤站住脚跟。同时,资本本身的一些特性,也是导致双方劳燕分飞的重要因素。


“西凤酒—中信产投联姻结束,反应出资本对传统行业的耐心不足,而西凤酒四度冲击IPO未果,也从侧面反应出资本市场的操作太急于求成,欲速则不达。”上述业内人士直言,资本饮酒太过于功利化,违背行业自然规律,这是核心问题。


“中信产投为了按目标让西凤酒进入资本市场,可以违背企业管理的层级制度去豪赌上市,而豪赌就意味着风险防范会出现问题。反过来说,西凤酒进入资本市场,最大收益是股东,对品牌和企业发展能起多大作用?”


品牌管理专家、九度咨询董事长马斐也指出,资本入酒的根本目的是“获利”。而要获得最大利益,无论是海航入酒、联想入酒,还是中信入酒,这个根本出发点就没有变过。


“但是,资本和实业的做法根本区别,一个是想赚快钱、快速暴富,而另一个是要做品牌,稳扎稳打奔着百年企业去的,两者很难走一起,哪还有白头到老一说?”


马斐表示,中信产投的退出非常可惜,西凤酒是个好品牌,耕耘多年没能得到理想的结果,西凤酒上市也任重道远,希望双方都能从头再来,扬长避短、加速发展。

 

上市之路再添变数


《商业观察》注意到,从中信产投绵阳基金手中接盘西凤酒15%股权的是陕西地电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地电股权”)。


天眼查显示,地电股投成立于2019年10月,与西凤酒本次股权转让的时间十分接近,注册资金20亿元,唯一出资人为陕西地方电力(集团)有限公司。


而陕西地方电力(集团)有限公司隶属于陕西省国资委,因此有业内人士猜测,中信系的退出后是由地方资本接盘,不排除当地有意持续加码西凤酒。


同时也有消息称,目前陕西省对于西凤酒极为重视,是由副省级运作西凤上市,不再仅停留在宝鸡市政府层面。在中原基金执行合伙人、酒业专家晋育锋看来,陕西省国资委出手接盘西凤酒15%股权,可能是因为宝鸡市没有合适的、资金充裕的接盘者;同时陕西省国资委也能参与到西凤酒管理,改变宝鸡市主导主控西凤酒的局面。他强调说,“其他地区国有省酒龙头企业,一般多由省里主导。”


酒业营销专家肖竹青认为,西凤酒总经理贾智勇是技术型专家,中国凤香型白酒国家标准起草人,中国酿酒大师,由他把关西凤酒产品质量;营销公司总经理周艳花是一线出身,一年300多天跑市场,作风务实。现在西凤酒治理结构清晰,此前由中信系推动全国化和品牌化都取得了成果,西凤酒未来上市可期。


不过,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认为,西凤酒的内部桎梏不除,即使“带病“上市也会面临不利局面。这一次中信产投的退出,从一定程度上说明,无论是外部资本的整合还是本地政府的推动都被削弱了,外部力量介入西凤酒上市的可能性降低,西凤酒登陆资本市场的变数增加了。


西凤酒未来能否上市,《商业观察》将持续关注。


撰文:博雅

编辑:王小陌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