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央行修改表述——压低贷款利率应先压存款利率

摘要: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评论员钮文新 11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易纲主持召开金融机构货币信贷形势分析座谈会,研究当前货币信贷形势,部署下一步货币信贷工作。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评论员 钮文新

11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易纲主持召开金融机构货币信贷形势分析座谈会,研究当前货币信贷形势,部署下一步货币信贷工作。

会议上,央行此前“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相匹配”的提法发生了变化:会议分析认为,2019年以来,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基本匹配并略高一些,体现了强化逆周期调节的要求。易纲表示,要继续强化逆周期调节,增强信贷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基本匹配,促进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笔者认为,依据经济变化坚持“逆周期调节”是中央银行的“天职”。以往“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相匹配”的提法相对而言有些被动,更适宜在“较为充分的中性货币环境”中使用。

笔者认为,央行货币政策强调“逆周期调节”,但也不会容忍M2偏离名义GDP增速太远,大致属于“中性偏宽或中性略偏宽松”状态。

此外,此次会议要求“金融部门提高政治站位”,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强逆周期调节,加强结构调整,进一步将改革和调控、短期和长期、内部和外部均衡结合起来,用改革的办法疏通货币政策传导,发挥好银行体系为实体经济提供融资的关键作用,促进经济金融良性循环。

易纲在会议上表示,要发挥好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对贷款利率的引导作用,推动金融机构转变贷款定价惯性思维,真正参考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定价,促进实际贷款利率下行。要继续推进资本补充工作,提高银行信贷投放能力。

易纲曾多次提到“推动贷款实际利率进一步下降”,实际上11月20日LPR下降5个基点,是在一年期MLF和7天期SHIBOR先行调降5个基点的基础上完成的。

MLF利率和SHIBOR下降是否可以引导商业银行存款成本降低?无论如何,压低商业银行负债成本是压低贷款利率的前提,这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金融规律,否则就是“杀鸡取卵”,不仅对中国银行业健康有害,还对资本市场健康有害。笔者认为,在压低商业银行负债成本方面,中央银行可做的事情很多,需要更多发力。

编辑:周琦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